清華導學故事 | 孟慶國:學高為師,身正為範,情深從教


“大魚前導,小魚尾隨,是從遊也”是梅貽琦老校長對理想教學關係的理解,當範梓騰回望博士生涯,那些每週組會的熱烈探討、在哈佛聯培學習期間的深夜求教、在各地田野調研的記憶徐徐展開。

他説,“師從孟慶國老師受業,可謂之從遊”。而如今,他選擇成為一名像孟慶國一樣的教師,將在復旦大學開啓自己的從教生涯。

孟慶國是清華大學公共管理學院教授、博士生導師,現任文科建設處處長,曾獲清華大學第十五屆“良師益友”特別獎。範梓騰是清華大學公共管理學院2017級博士生(提前攻博),清華大學-哈佛大學聯合培養博士(國家公派)。

先生之教,正在不斷傳承中生生不息。

孟慶國獲評良師益友現場合影

“學校猶水也,師生猶魚也,其行動猶游泳也。大魚前導,小魚尾隨,是從遊也。從遊既久,其濡染觀摩之效自不求而至,不為而成。”

讀博士是一場馬拉松,如何在這個過程中根據不同階段的特點適應性地調節生活學習的節奏?如何讓自己始終保持着學術科研的熱情和激情?如何尋找到未來的方向?

導師循循善誘指引方向、以身作則相伴同行、以己度人亦師亦友的“前導之力”,讓範梓騰逐漸明晰了自己的心之所向。

小魚,開始在從遊中逐漸長大。

授人以漁,照亮科研之路

“什麼是公共管理的學術研究?如何確定研究課題?怎樣開展高水平研究?”處在博士生涯起點的範梓騰一頭霧水,焦急地向孟老師提出心中的疑問。彼時孟慶國並沒有立即給出回答,而是和藹可親地鼓勵他根據自己的興趣參加一些課題組的田野調查。範梓騰雖然沒有徹底明白其中之意,但還是決定帶着困惑上路,參加了在貴州省的一次調研活動。

緊鑼密鼓的調研、深入一線的見聞、豐富的一手資料、高頻率的組內交流……生動的社會圖景在範梓騰面前徐徐展開,他於暢遊之中逐漸明白了孟老師的用意,公共管理源於實踐、用於實踐,在廣袤的中國大地上,才能找到問題的答案。再次在組會上和孟老師面對面,範梓騰已經不再像當初一樣迷茫,而是開始帶着真實而具體的社會問題與老師溝通學習。正是這樣一次次“啓迪式”的經歷,他在探索中真正形成了自己對於學術研究的見解。

“不憤不啓,不悱不發”,小魚從來不能只是一味地模仿大魚。若學生沒有經過思考,孟慶國決不會直接告訴學生答案,而是引導學生自己在嘗試中獲得知識。在範梓騰印象裏,“孟老師從不會直截了當地對學生説不該怎麼做,而是以尊重的態度委婉地引導、鼓勵學生。他從不把個人意願強加給學生,要求學生照他説的去做,而是傾向於和學生一起在這個領域中不斷地探索新知識。”

以身作則,相伴學術之旅

工作直至每日凌晨、雷打不動的每週組會,論勤奮認真,課題組的人都會對孟老師豎起大拇指。

課題組組會是高校博士生學術培養最常見的形式之一。在組會上,博士生可以獲得充足的機會和導師還有其他同學分享自己的學術見解,並得到全面的互動反饋,而導師也可以藉此機會更加系統地瞭解課題組目前各項學術科研工作的整體進展,並更加有的放矢地為學生答疑解惑。值得一提的是,專題彙報是孟慶國課題組組會的一個亮點。每學期初,組會都會圍繞着在接下來一個學期的整體研究主題,有計劃地安排每一週的專題內容,力求使得各個專題之間形成有機的聯繫,幫助學生形成系統的知識框架。正因如此,孟老師從來都認真對待,嚴格要求,從不缺席。

孟慶國在組會上指導學生

會上,他往往會拿出筆記本,不時記下學生分享的內容,隨後針對性地提出可能存在的問題和改進建議。有時親自上陣,將PPT或Word文檔投在大屏幕上,站在教室前台,一字一句地分析講解。

範梓騰清晰地記得,有一次組會同學們的討論熱情很高,快到晚上11點才結束。此時,他和另外一位博士生都遇到了論文寫作中的難題,便想着下次再約老師討論。令他們意外的是,在組會後,孟老師直接同他們一起來到辦公室進行探討。這樣的事情在課題組時常發生。

“博士期間做學術就好像挖井,如果這裏挖一點那裏挖一點,最後什麼都做得不深,還是應該在一個地方把井挖深才有意義。”孟慶國一直鼓勵同學們要在一個研究領域上長期深耕,持續鑽研,做出真正對國家發展有用的研究。因此,他非常關注學生在不同時間段所開展研究的前後連續性。當某個學生突然變更了研究課題時,孟慶國一定會“刨根問底”——之前的課題遇到怎樣的困難?這個困難是否可以克服?如果選擇變更課題,新的課題是否具有可行性?在學術路上與學生相伴前行,是他作出的莊嚴承諾。

春節期間,課題組有位同學的博士畢業論文實在寫不下去,而距離提交截止時間只剩10多天。她回到學校,給孟老師發了一條短信:“孟老師,我現在在您辦公室門口,您能不能和我談談論文?”孟慶國回覆她:“你等着,我馬上來。”兩個小時後,孟慶國急匆匆趕到了學校,在大年初五的晚上和她討論博士畢業論文。

“師者,所以傳道、授業、解惑者也”。正是在與導師的這種日常點滴交流中,範梓騰也得以持續地在一個研究方向開展具有相互關聯的研究課題,並因此得以將碎片化的知識連接成一個系統的整體。

學為人師,行為示範,桃李不言,下自成蹊。在範梓騰看來,導師對學術的專注和以身作則的風範發揮着不可替代的作用。正是導師珠玉在前,讓他得以更好地“尾隨從遊”。

以己度人,共享從遊之樂

孟慶國在“大魚前導,小魚從遊”的過程中也極為關注“小魚”的從遊狀態,上至學術科研,下至日常生活,關於學生的點點滴滴都放在心上。

“四年三主席”,説的是在最近四年裏,有三屆公共管理學院研究生會的主席都是孟老師的學生。顯然,平衡社工與科研的時間分配,並不是一個輕鬆的任務。有一次,在孟慶國進行組會的同時,學院研究生會正在組織男生節活動。組裏有一名同學怯於向孟老師請假,只能惴惴不安地在現場組織活動。孟慶國發現他缺席後瞭解原因,不僅沒有生氣,反而讓全組的同學一起去活動現場給他加油。

孟慶國和課題組的學生們

以己度人,是孟慶國與學生交往時遵循的原則。他常説:“你們來到了這裏,就成為了我的孩子,有任何困難,不要怕麻煩我,更不必不好意思,一定要第一時間與我聯繫。”言出必行,他這般説,也是這般做的。

範梓騰在美國哈佛大學博士聯合培養期間,收到了一篇論文的審稿意見。審稿人建議是否可以進一步通過訪談等手段來補充質性素材,和既有的數據分析結果形成有機互補。然而,身在國外的範梓騰沒有辦法立刻回國進行實地調研。“我一時慌了手腳,第一反應就是向孟老師求助。”在説明情況後,孟慶國立馬和他探討具有可行性的訪談方案設計,並幫助聯繫符合要求的訪談對象。“諄諄如父語,殷殷似友親。”被人記掛着是什麼感覺呢?大概是能覺到甜味的。

一位孟慶國的學生曾在與孟老師的交談中偶然説起自己對掛職學習的期待。令他意想不到的是,在兩年後的一天裏,孟慶國告訴他,已經為他爭取到了一個掛職學習的機會。多年的期待就這樣變成了現實,而就在前往地方政府掛職的前一天晚上,孟老師與他傾談到凌晨。

“榜樣無痕,續力先生之教”,博士畢業後,範梓騰選擇成為一名像孟慶國一樣的教師,赴復旦大學任教。“長大後,我便成了你”,成為“前導的大魚”,身後也會有學生“從遊”,這就像是一個循環,只不過角色發生了轉變。但不變的是,將一種謂之“清華”的品格傳承下去。

(清華新聞網12月31日電)

供稿:公管學院

編輯:陳曉豔 李晨暉

審核:呂婷

2020年12月31日 11:10:45  清華新聞網

更多 ›圖説清華

最新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