竇桂梅:國家的需要,就是我們的使命


來源:中國教育報 12-23 竇桂梅

2020年乍暖還寒的初春,駐足校園,萬物萌發,臘梅、連翹、玉蘭、紫薇等競相開放。沉寂已久的心被眼前的春光温潤了,可淡淡的憂愁油然而生。往年孩子們都會在滿園春色中駐留跳躍,而今,只剩下它們靜靜開放。此刻的我,豈止是遺憾他們錯過了春景,更多的是想念,想念那歡鬧的孩子、那活力四射的操場、那站立在學校各個學科正中央的校園小主人……9月1日清晨,終於迎來久別重逢的孩子們!我早早地站在校門口,微笑着向重返校園的孩子們送上鞠躬禮,互贈大拇指,送上一個擁抱、一句鼓勵,一份期待!除了孩子們高大壯實了一些,校園依舊清新,教師依然精神,似乎一切如故。然而,經歷了這個特殊的春、夏,我們已回不到過去,我們也似乎跟以前不一樣。

這一年,我是中國教育電視台現場直播課的開講人

出差正準備過節的清華附小教師也算“冒着生命危險”,迅速從全國各地奔赴千里回京,到電視台上直播課。老師們由教師被迫轉型為“電視主持+電視主播”,每個人身上都承受着千斤重擔。可誰料到疫情洶湧,直播課時間從3周延長到5周,又從5周延長到9周,最終一直延續了整個學期。我帶領團隊也從大年初一,一直忙到9月新學期開學,中間沒有休息過一天。

學生在哪裏,教育就在哪兒發生。在全國小學生“停課不停學”“同上一堂課”中,我們一共上了816節現場電視直播課,230餘位老師參與其中。為體現清華附小“兒童站立課堂正中央”的教育哲學,清華附小學生主動提前跟進備課,線上參與直播7000人次。電視直播覆蓋31個省份(自治區、直轄市)以及全球部分華人家庭,總觀看量達11.15億,直播及點播累計播放量為6.54億,滿意率達91.2%,電視台收視率提高539%……

在這一關鍵事件中,我們得到了真實的專業淬鍊與價值塑造,構建起了一所線上教師進修學校。不只全國各地的學生和家長對教師公益情懷致以最真誠的敬意,上級專家領導也高度評價我們的直播課體現了“國家水平”,是“為國家做貢獻”。

那麼,是什麼讓我們在那個時候有勇氣去承擔全國的直播課?我想説,是清華附小成志教育的精神。一個人、一個集體,必須將個體的發展與國家民族的命運聯繫在一起,在祖國人民發展的熔爐中,淬鍊自強不息的精神內核。

這一年,我是線上班羣和學伴羣裏的“老師+班主任”

疫情的發生,使得居家學習、在線學習成為一種新常態,基於工具革命的新一輪學校變革正在發生,清華附小也悄然迎來線上與線下融合的教育。

幾乎每天,我都來到沒有學生的學校,要看到他們線上課堂學習的真實樣態。同時,我謝絕了許多線上演講、會議、授課的邀請。“潛水”傾聽眾多線上專家分享不説,更是以一名班主任教師的身份,沉潛到線上學校班級課堂,在一個個線上的小型場景裏察覺放大或顯微發生的現實,尋找由個到類,由類到羣,再回到“個性的全面”真實經驗。

我選擇一至六年級裏有“特色或特需”的六個班,和班主任一起,結合學生羣體性需求和情感支持等問題,將原來學校線下進行的“小組化學習”方式(即把班級40人左右的大班額教學分解成若干小組的學習),搬到了線上。不同的是,增加了一類人羣:學生的爸爸媽媽。這些小羣落,由此組成了師生與家長同羣陪伴、互為夥伴的全方位立體“線上學伴小組羣”。

我以“丁香姥姥”為暱稱,潛入六個年級的六個班級裏,當聯合班主任,給學生以或體育鍛煉或閲讀書目或家務勞動等方面的鼓勵或指導。結合我是語文教師身份,幫助語文教師進行適時作文點評與整本書分享等學科教學活動。同時,我跟進班級裏的“小種子”(特需兒童),線上進行一對一的家校溝通,與“小種子”的家庭,在產生深度內心共鳴的基礎上,和班主任一起精準對接,確定學生最近發展區、最可改進的簡明建議,得到家長和學生們的深度認同,實現等待中的同向共育。家長們在羣裏,真的把我當作了孩子的“姥姥”,在一點點的細碎溝通中,讓“家校共育”形成全立體的教育現場,讓彼此的價值觀與行動共振。直至今日,線上學伴小組羣依然存在,週末經常還在“熱火朝天”地互動着。我還手寫校長獎,獎勵羣落裏那一個個令人驚喜的“成長故事”……

這一年,我是不斷寫信獲得同理共情並記錄所思所感的作者

雖隔屏不能見,卻可見字如面,一寫,就17封信。

我寫給親愛的同學,要把卧室當書房,把客廳當運動場,努力交下“身心健康、經典閲讀、良好習慣”三個好朋友。告訴正在經歷疫情的他們,如何學會自主學習,如何創造性地建設身邊的小世界。

我寫給所有班主任和老師,分享我閲讀到的,面對世界格局的變化、社會的快速發展、學生的不斷變化,我們怎麼更適應?面對疫情,學生的情緒有怎樣的波動,有多少學生更加成了“玻璃心”,我們該怎麼一起想辦法?如何遵循教育的初心,永遠不斷自我完善,用理性照見自己,秉心相愛,執手同行?

我寫給所有學生家長,告訴他們,家長釘錨,學生才會定心。家庭就是學校,家長就是前端教師和班主任,要在疫情常態化中保持穩定情緒,不斷擴充見識與智慧,提升家校“同向共育”的格局。引導家長把工作中的情緒像掛外套一樣掛在門外,再走進門面對自己的孩子……

我也寫給管理者,疫情並沒有從本質上改變這個世界,只是為時間安裝了加速器,加倍驅動原有趨勢的發展步伐,比如數字化運營、線上教學、OMO模式、線上教育增值等。它通過呈現最極端的一面,把我們從左思右想的糾結中拯救出來,讓我們強烈感受到,決策要務實,執行要明確,行動要速度……

這一年我把自己的抗疫心得在《中小學管理》“中軸會講”中留作“檔案”,每月連載1篇,整整12篇。《這個世界另有計劃,你該怎麼辦》《創造直播課上的進修學校》《如何與焦慮相處》……巧合的是,這一年,算起來正好是我做校長整整十週年。十年來我很少寫有關管理的文章,可這一年卻留下了印記。

人民與民族同呼吸共命運,國家的需要,就是我們的使命。記錄清華附小全學科的“國家電視直播課”,經歷從寒冷寂寥的煎熬,到春暖花開的堅守,直至夏荷飄香的涅槃。一所小學身上所體現的“立德之美”,恰好是一種面對逆境的堅持、堅守和堅忍的見證。記錄作為校長的我,面對考驗與壓力、焦慮與困惑、驕傲與激動,居安思危,韜光養晦,修行自省中,如何始終帶着泥土的氣息,立足線上線下更好融合之課堂,帶領團隊全力“寒梅傲雪”,竭力躬身入局,把自己紮在現實的土壤裏,就是“凌寒獨自開”的未來……

2020年,我在把自己經歷的、實踐的當作經驗與方法。

作者系清華大學附屬小學校長

編輯:李華山

2020年12月24日 09:37:02  清華新聞網

更多 ›圖説清華

最新更新